Bella的嘴里嚼着Bella

Yo~小伙伴们好呀~

这次活动看着挺有趣的所以我来玩啦~

其实这是我自己的设定,当然也可以当做原创角色

感兴趣的话可以和我聊聊哦


【姓名】Bella(贝拉)


【性别】女


【职业】花店打工仔,黑客“Cyan”


【世界观背景】一个能力者和人类并存却又互看不顺眼的世界(其实这只是简单说说)


【简单外貌描述】19~20岁的女性,身高1.68,齐肩黑发,发尾有酒红色渐变。像海一样的蓝色眼睛,右眼在使用能力时眼白会变黑,并有爪形纹路出现在右脸上。喜欢穿风衣和帽衫。两腿裤脚插着短刀。


【特殊能力】因果循环:可以在时间线中添加“因”并收获“果”从而改变现实,但改变的范围根据使用者能力会有限制。所以很少用来攻击。

例如:在时间线中加入一个“手上出现一个苹果”的“因”,收获的“果”就是你手上出现一个苹果。

因果循环在使用时会有青蓝色的光哦(´-ω-`)

影术:操控影子进行攻击,防御或潜行,自己也可以变成影子光速逃跑,但一旦被强光照射就GG。在强光下无法使用影术。

两种能力无法同时使用。


【简单人物故事】Bella坐在电脑前,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

同伴们应该在10分钟前就给她发信号了,但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

“回去要给他们的电脑一人装一个病毒。”

她正这么想着,房门突然被踹开了。

“那群小b崽子跑得可真快,还想告诉同伙,幸好事先把这里的信号屏蔽了。”几个男人骂骂咧咧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刀。

Bella一个翻身蹲在影子里,还好自己把电源掐了,要不然现在可能已经开始恶战了。

躲?手边还有自己的电脑怎么躲?上去打架?Bella思索了一下可行性,突然灵光一闪。

既然同伴们都先撤退了,那我是不是可以,

大开杀戒了。


因为不会画画所以希望感兴趣的太太帮我画人设图

( ー̀εー́ )如果真的感兴趣欢迎找我聊天哦,我一定会回答的。


【基金会日常】齿轮博士的喵喵冰

如题这是一篇齿轮冰,微KC

我要开始挑战天启四博士啦!有些写的不太像的地方欢迎捉虫

我就是个巨型ooc怪

祝食用愉快~



Iceberg最近总是戴着一顶贝雷帽,并且常常把帽子往下拉,生怕没有遮住整个头部。那使他看起来很滑稽,让人有一种“他帽子底下和Gears一样秃”的感觉。

不,Gears博士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

这很奇怪,所有人都认为喜欢在室内戴帽子的只有Clef和Kondraki,相对正常一点的Iceberg应该是没有这个癖好的。而更奇怪的是只要有人稍稍一提那个帽子,Iceberg就会硬生生转移话题,显然在隐瞒什么。

于是有些研究人员跑去询问了Gears,但博士也表示并不知情。

就在所有人都为这件事苦思冥想之时,Bright把那顶贝雷帽拽下来了。

拽•下•来•了。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了Iceberg头上的猫耳,灰色的,还微微耸动着。

当然他们也看见了狂奔不止的Iceberg和Bright,以及Iceberg手上的燃烧瓶。


Gears本来并不关心Iceberg头上那对猫耳的事的。毕竟这并不妨碍他工作,对他的生活起居也没有多大的问题。但Gears发现Iceberg开始躲着他,不管是交文件还是干什么,Gears都很少碰见Iceberg。如果有时有些工作上的事情需要谈,Iceberg也只会写张字条留在他桌子上,同时要求写纸条回复。而当他拿着字条去找Iceberg时,却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出于工作方面的不便,Gears决定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首先想到的是Clef和Bright,一个星期前他们把Iceberg带走了一会说是有实验要他帮忙。尽管Iceberg的工作还有很多,但Gears那是无事可以帮他做几份,Gears也就同意了助手的暂时离开。而在那次之后没几天Iceberg就带起了帽子,不能不让人怀疑这件事情是那双猫耳的起因。

于是Gears打了个电话给Clef,希望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嘟……”

“喂?”电话对面传来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这口气一听就知道是Kondraki。

“Kondraki?我以为我是打给Clef的。”

“啊……Gears,你没打错,Clef他睡着了。有什么事吗?”

“Well,我想知道Iceberg头上的……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我听Clef讲过。”对方似乎是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停顿了一会儿,“上个星期……还是什么时候,管他呢。Clef和Bright带着Iceberg去了239那边。他们让239给Iceberg变了一双猫耳,于是它就出现了。他们两个甚至还拍了照片。”

“……”

“说真的我这辈子都想不到Iceberg会害羞成那样……艹,Clef!”

对面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手机受了几次颠簸,但很快便被人稳稳地抓在手里。

“Gears,你还在吗?”Clef带着倦意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

“还在。”

“行,关于那个猫耳,我和239说过只维持一个月就好,虽然我想让它一直保持下去。另外,Bright是主谋。”

“是吗,我知道了。谢了,Clef。”


只有一个月,Gears心中重复了一遍。他站起身来,想去找Iceberg说清这件事。

结果他刚出办公室门,就撞见Iceberg准备敲门。

他的助手愣在了原地,手停在半空中保持着要敲门的姿势。他还戴着贝雷帽,尽管大家都知道那底下是什么。

“Gears……博士……”他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Gears静静地等待他开口。

“我……那个……听说你因为最近我躲着你,脸色一直不大好看。我……我想了想还是跟你说……额……”Iceberg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抱歉……我只是不知道你看到那些东西后会怎么看我……”

Iceberg的手交叠在一起,不知所措地绕着圈圈。

Gears听了他的一番话,鬼使神差地伸手摘掉了贝雷帽。那双猫耳向后贴在Iceberg的头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兮兮的。Gears突然摸上了那对猫耳,轻轻地抚着,毛茸茸的。

“唔!……”Iceberg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浑身一阵颤。糟糕……好舒服……他心里想着,脑袋随着Gears的手移动。

Gears慢慢抬起Iceberg的脸,两人交换了一个吻。Gears的吻向来是温柔的,他没什么霸道的占有欲,但很会让Iceberg沉溺于他。

一吻结束,他说:“我喜欢。”


彩蛋一:后来一个月里,Gears帮Iceberg把Bright塞进他办公室的一堆文书工作全塞了回去。


彩蛋二:

“Clef你他妈能不能不要在我打电话的时候突然把手机抢走。”

“可那是我的手机,Gears想找的是我。”

“那也不行,我还没和他说完。”

“啊……说真的亲爱的,你太用力了。”

“那是你要求的。再来一次?”

“(chu)下次再说吧,我腰疼,帮我揉揉~”


我就是要发糖让你们蛀牙

这个Gears我感觉我写的有点太撩了,KC相处模式也不太对劲……你们喜欢看这样的吗?


既然没时间发文那就写置顶吧

哟,小伙伴们好,这里是Bella Delusion,叫我Bella就行。一只咸鱼,也是一只鸽子。咕。

萌的cp很多,不过现在只在scp里发文,以后会尝试刺客信条和其他喜欢的。(我吹爆阿萨辛!)

因为是初三党所以每天累成狗没什么时间写文,到明年暑假之前应该不会有多少更新。

在写文同时我也会产些自家娃,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人设只会画柴QAQ

我超喜欢游戏的!像tew,逃生和生化都超喜欢。

最后要记住,鸽子也许会迟到,但它从来不会缺席。

一些妄想

观看时请自行将“你”当成你
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啊(其实就是我的心声啦),不知道效果怎样

049的场合
又是一次收容失效,你点开电梯门准备去关电闸好和079谈判。
结果刚一开门,就看见里面直挺挺地站着个049。
你:……
049:……
你刚想转身逃离,谁知049直接走出电梯,上身微躬,向你比了个“请”的动作,指引你进电梯。
你犹豫着,而他已逼近,手隔着一定距离扶在你的腰旁。
“请原谅我无法触碰你,但我认为一个绅士必须对心爱的人表示出一定的谦让和亲密。”
“如果你想用电梯的话,请。”

035的场合
“嘿,嘿!”
你抬起头,看着刚刚将你的注意力从文件夹上转移的035。
面具对你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嘴边又淌下一些黑色液体。
“怎么了?”你问道。
035用手支着脑袋,说:“没事,只是突然觉得你好可爱。”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
035摆摆手,笑得更灿烂了:“哎呀,我说的是事实嘛。”看着你鄙夷的表情,他伸出手,用手指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线:“正如我以前所说,我们之间只有一条纤细而又脆弱的线,在一瞬间便可被跨越。”“而当你跨越它的时候,我必定会在线的这一边等着你。”“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基金会吧。”
035向你伸出手,等待你踏入自由的深渊。
(Jacobs:这次访谈结束,请注意访谈不是恋爱游戏。)

682的场合:
“你非要一直待在那个盒子里吗?”
你透过钢化玻璃看向刚刚说话的682,心里不禁抖了一下。那可是682大爷啊,自己要是说不好话它岂不是又要突破收容了?
你擦了下冷汗,往后退了一步:“我在这挺好,毕竟我还有工作……”“别紧张,我懒得和人类再打一架。”
你立马住嘴,知道682要突破收容只要叫MTF就好了,但如果不明白他的意图,你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
“需要我帮你申请和079见面吗?”你试探道。
“现在不用,你下来。”
“什么?”你怀疑自己听错了。
682似乎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这你更加怀疑自己的耳朵了。
“下来,陪我聊天。”

079的场合
在拆除外接话筒的同时,079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声音毫无规则,混杂着电流的嗡嗡声。
其他人可能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但你清楚得很。
那尖叫声中遍布着你的名字。

999的场合
巨大的橙色史莱姆将你的身体完全包裹住,反反复复地蹭着,但并没有疯狂挠痒痒。
“那个……能放开我吗?”你小心翼翼地请求着。
999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叫声,抱得更紧了。
(下一秒的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我放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lef的场合
Clef博士露出柴郡猫一般的笑容,轻轻地抚摸你的头,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干的不错,孩子。”
(感觉这个不太像谱号……其实就是想被他摸头啦)

Kondraki的场合
Kondraki看着因为做噩梦而来找他的你,皱了眉:“我先说好我不会哄人。”
发觉你执意要让他陪着,Kondraki这才在你身边躺下,嘴里嘀咕着“没断奶的小鬼”这类的话。
高大的男人用右臂搂住你,轻轻地拍着,左手抬起你的脸,在额头上留下一吻:“晚安,孩子。”
(Kondraki:该死的我刚喝过咖啡。)

Gears的场合:
路过你身后的Gears注意到你拿着笔正在发呆,于是他用手上的文件轻拍了一下你的脑袋:“认真工作。”

Bright的场合:
大半夜Bright突然钻进了你的被窝,衣裳大开的。
他笑着趴在你身上:“来快活啊。”

Iceberg的场合:
这位勤奋的博士露出笑容,交给你一叠文件:“你所有的文书工作我都帮你做完了。”

差不多了就这些∠( ᐛ 」∠)_
其实Clef和Kondraki的我更倾向于父爱,超羡慕Draven的!
希望大家喜欢(*'▽'*)♪

我也来!
其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你没有)
超爱天启四博士和大爷!
因为还没摸清楚Konny和Cleffy的性格所以不敢产KC粮(「・ω・)「,有小伙伴可以给我提供一些信息吗?
当然,产粮只能随缘。

致歉声明

那个……很抱歉啊没发几篇文章就要说暂时再见了……
但是Bella毕竟初三了学业真的很忙,月考没考好母上大人直接把手机收掉了……
下个星期有可能的话会发一篇文章。
以后更新的机会很少,恢复正常更新的话要到寒假甚至是明年暑假了。
在这里三鞠躬致歉orz
希望我再出现还会有人记得我∠( ᐛ 」∠)_
我不会离开scp这个坑的,就算不发平时也一定会写
那么,大家再见(暂时的)

重新回顾了一遍瓶中船系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瓶子是纯水乐的瓶子,然后在华夫约会里Clef还往里面塞了一块华夫饼
所以konny的那什么就是p2的长度咯x
……………………
所以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的那什么……只有一个水瓶盖那么粗?

【基金会日常】049骑了682

10fo点梗的另一篇~
沙雕是个好东西,但我感觉我没有在写沙雕啊
为什么你们都想骑682

亮亮博士最擅长的是什么?作死,永无止尽的作死。
尽管基金会点名禁止他做的事有两百多条,但他还是不断在翻新花样作死。
例如昨天他刚把682收容室上面的某块地板改造成可以向下翻动的机关。
被基金会发现后他还振振有词地说这是为了方便处决D级人员。(D级人员:我呸。)
基金会很想快速处理掉这件事,但很遗憾的是,在基金会准备将地板修复好时,079又弄了一次收容失效。

049正追着一位研究员穿过基金会的某个大厅样的地方,跑到略中间一点的位置时他突然感受到地板有一点活动,还没仔细看清什么地板就突然下陷,自己便掉了进去。
在掉落了没多会儿后,049准确无误地撞到了坚硬的“地面”上。他摸索着坐了起来,仔细一看,傻眼了。

682今天本打算在盐酸里待着,吃点D级人员,打破几道墙,度过这普普通通的一天。结果头上突然一阵机关响,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掉到自己的背上。正当他想发怒时,背上的东西突然坐了起来。682在背上长出一只眼睛,发现掉到他背上的小东西是049。
682:……
049:……

682先开口道:“我今天是不是有借口突破收容了?”049点了点头,没作声,心里感到十分尴尬。682往收容室中的平台挪了一步,道:“下去。”049慢慢地站起来,但是由于刚刚的自由落体,他腿脚不便,刚站起来又跌了下去,差点脚一滑翻进盐酸池子里。
682抬爪抹了一把汗,背上的眼睛依旧在盯着049。他无奈地说:“算了,你就待在那儿吧。”049只好坐回去:“抱歉……”“坐好了。”049愣了一下,随后682就突然破墙而出,建筑残渣洒了049一身。

今天是基金会很普通的一天,除了所有人都看见049骑着682突破收容以外。

我到底在写什么(゚o゚;

过于真实

[数据删除]:

这是真实的我了……

the white night(新手抑郁症倾诉墙):

就我

SCP-105:

太真实了

Grid:

嗯,对,没错

LGB-AST:

嗯嗯这就是我

龙暮:

是我了

这只常情想要吃ff糖:

是我是我

夜咲·康纳利:

嗯嗯嗯是我

电骨头&逆音:

是我!!!!!!!

彼方✔tbiikol:

Surveillance:

这不是我吗😂😂

LOVELYFOOL:

没错了就是我

贰君:

嗯……唉………

沉迷于吸G无法自拔:

疯狂电子酱:

说的就是我www

某瓶被做成金fa酱的fafa:

是的了。

季沓试图变可爱:

信者君:

是我了

火糖玉米面:

是我

           
           
           
           
           
           
           


           
           
          
         
        
       
      
     
    
   
  
 

【基金会日常】049的手术刀

10fo点梗,短小
自己加的东西都算私设对吧,那就设定049有一把手术刀了,另外049半拟人
是035×049哦~
说真的我超喜欢话唠035

049有一把手术刀,银白色的,在灯光下略欠光泽。
不同于他做手术时的刀,这把刀感觉从来没用过。
不排除scp所携带物品也是scp的可能,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把手术刀只是一把手术刀而已。
研究人员在访谈的时候问过049,但他自己也说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手术刀,并且完美回避像“你以前救人不需要做手术你拿手术刀做什么?”这样的问题。
基金会曾经尝试把手术刀拿来研究,但049在这一方面表现出了十分坚决的不同意:“我跟你们说过了这只是一把手术刀,我不认为它有什么可研究的地方。”
事实上有研究员观察到049偶尔会将手术刀拿出来看着,一看就是好久,如果上面沾了脏污还会仔细擦拭,就像在认真保养自己的爱车一般。
研究员B■■■■: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个scp我还以为是哪家姑娘在思念自己外出的丈夫。其实我知道怎么回事x
鉴于049和035的关系特殊,基金会在访谈时特地问过035,而035的反应是——
“手术刀?我记得他不需要那种东西……啊想起来了,如果我说出来可能会让他没面子毕竟他就是那种容易害羞的人,一害羞就非常可爱……哦抱歉扯远了,不过我确实不能说。”035耸了耸肩,“而且没想到他会一直留着那把刀……啊我又扯远了。额,你们什么时候愿意给我的收容室搞点装饰?”
于是这次访谈以研究人员抓狂为结局。
说到底基金会还是没有知道手术刀的用处,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的某一次收容失效让两名scp聚到了一起,而Bright博士有幸目睹部分,以下是他的原话:
“当时我刚给682塞了一堆那个研究员姑娘写的682×079的文章,然后我准备去找106老大爷问候一声,结果刚开了扇门就看见035和049在那边〔数据删除〕,对,就在走廊上,两个人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如果不是我瞥见106从旁边走过去了我可能会上去跟他们说:‘嘿!两位,今天过得怎么样?’我可以这样干的,不过作为过来人我还是没有打扰他们。”
事实上情况是这样的:
049乘电梯到了上面一层,刚从电梯里出来,便被人大力一拽。
049:……!!!
回过神来时049已经被面前的D级人员壁咚在墙上,一张白色的面具硬是凑地特别近。
“……走开。”049在认清来人后将手臂横在身前,想把面前的人赶走。
“别这样啊小医生,我们好久没见了。”035脸(划掉)面具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抓住049的手臂轻轻地向下拉。049稍稍挣扎了一下,但035的手劲大的要命,似乎有点兴奋。不过这个家伙更兴奋的样子049也不是没见过,而且见过很多次。
035放开049,手放在049腰部轻轻摩挲:“小医生,基金会的那些家伙告诉了我一些有趣的事。”049表现出了隔着面具都能感觉到的拒绝和不耐烦,他将035的手拽离自己:“什么?”035突然压低声音,凑近049耳边:“那把手术刀,我真想不到你还留着。”感受到对方突然间的挣扎和慌乱后,035的心情更是愉悦地想瞬间将被自己附身的可怜家伙腐蚀殆尽,但还不是时候。“我可是超感动的啊,毕竟后来我都没有在意那个小玩意儿了。”
听完这句话后049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自己送给别人的东西你竟然……”“嘘。”035摘下049的面具,轻轻的吻了上去。
049在微微挣扎了一会儿后,也顺从地投入035的怀抱。
腰间的手术刀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

照例那个研究员是我~( ̄▽ ̄~)~
今天去漫展看见了医生!旁边有人想要从面具的洞里看他被他一巴掌拍回去hhhhhh好可爱
还有那位想看049骑682的小伙伴,我可能会把那篇写成短小沙雕